工业设计:4+3=12(样本·观察经济一线)

发布时间:2014/3/20  信息来源:人民日报(北京)

  廖志文爱喝茶,但常感不便。“用速热水壶烧开一壶水要等好几分钟,而且有时并不需要一次用完,剩下的放凉了想喝还得加热。”他说。

  作为六维空间设计咨询有限公司的设计顾问,廖志文设计了一款新式速热水壶,每次只烧开200毫升,等候时间大大缩短。

  看似简单的设计创造出的价值令人惊讶。“当时市面上传统的热水壶出厂价20多块,我们产品的出厂价是300块左右,市场零售价可以卖到上千块,创造了巨大的利润空间。”廖志文说,“这是研究人们的用水习惯和需求后做出的结构改良,工作原理、加热方式没有改变。”

  女性内衣消毒机、集收音机与照明功能于一体的拐杖、旋压式农村洗衣机……在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的广东工业设计城,“点石成金”的工业设计故事还有很多。

  “世界上很多事情不一定赢在起跑线,往往胜在转折点。”广东工业设计城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邵继民说,中国制造正处于转型升级的转折点上。

  每投入1元给工业设计,可拉动102.5元的销售额增长

  邵继民刚从台湾回来。他发现台湾的很多商场不叫商场,叫文创商店,以创新和品质来提升顾客的购物欲望。“台湾的创业园里,有的商店所卖货品的价值已经超过了101大厦卖奢侈品的价值。”他说。

  广东制造业经历过野蛮生长的阶段,面对饥渴的市场,企业只要开足马力,订单和钞票就滚滚而来。随着卖方市场变为买方市场,如果产品不能脱颖而出,企业就会丧失定价权。

  “中国制造长期依赖的国际市场大幅萎缩,传统产业再按原来的路子走不可持续了。”北滘镇前党委书记徐国元说,“经过30年改革开放,顺德基本上用掉了全部的工业用地,后来者无地可用。”

  2007年,北滘镇的工业产值已近千亿元,面对发展瓶颈,必须找到一种跟庞大的制造业相对接、相匹配的发展路径。时势选择了工业设计。

  工业设计企业属于轻资产的生产性服务业,产出惊人。廖志文早年的一则设计案例已经列入教科书:面包机出口价4美元,煮蛋器3美元,对西方家庭厨房设备进行充分考察后,通过工业设计把这两种功能合成在一台设备中,原理没有改进,成本没有增加,出口价格立马升为12美元。

  “按照我们的测算,在工业设计上每投入1元,可拉动102.5元的销售额增长。”邵继民说,广东工业设计城成立5年来,拥有100多家设计公司,1000多名设计师,年设计成果数以万计。

  工业设计架起生产和研发的桥梁,日渐成为企业核心竞争力

  “很多人以为,工业设计就是设计产品的外观。其实,在产业链中,工业设计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。”徐国元说,研发好像是河的一个岸,生产在对岸,工业设计架了一座桥梁,起到整合的作用,给生产做了解决方案,实现了研发的可行性。

  廖志文说:“设计师并不仅仅做产品外观设计,他需要综合运用科学技术、宗教文化风俗、工艺材料等知识,解决需求问题,改变生活。”

  “我们是把现有的技术进行整合。”宏翼工业设计(顺德)有限公司总经理卢刚亮说,比如,用花盆种植物,长到一定程度,根系发达了,需要换个更大的盆,换掉的盆往往扔掉,一方面造成浪费,一方面植物在换盆过程中容易受损。于是他使用一种高聚合材料设计出一款具有张性的花盆,会随着植物的生长而变大。

  对卢刚亮来说,生活的不便就是新的需求,就会产生新的产品。“通过设计出独一无二、超越消费者期待的产品,企业就有了定价权。”他说,比如可扩张的花盆,可以实现100%的利润。

  在业内人士看来,工业设计就像变魔法,能把灰姑娘般的工业产品变成白富美。广东工业设计协会的数据显示,受调查企业利润的40%来自工业设计。

  发达国家对工业设计的投入和重视程度很高,比如韩国产业资源部的直属机构韩国设计振兴院,负责韩国设计产业发展的战略、政策、培训、推广等工作。对跨国公司而言,设计能力已经成为重要资本和核心竞争力,三星公司拥有1500多名设计师,LG的设计师超过1000人。

  设计产业的发展不能仅凭企业努力,需要政府出手

  中国经济转型对工业设计的需求很大。比如,以顺德为圆心的一小时经济圈内有2万家企业,2万亿元的工业产值,要想从微笑曲线的谷底走出,需要工业设计来支撑。

  “难以想象,好几亿产值的企业,工程师都是生产工程师,没有研发工程师。”顺德区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主任徐旭雁说。

  事实上,美的、格兰仕、东菱等较大的企业都新建或优化了工业设计部门。但设计产业的发展仅凭几家大公司孤军奋战,不成气候,而中小企业又不具备设计能力。市场之手解决不了的需求,政府不能袖手旁观。于是,广东工业设计城应运而生,“政府投资建立、购买服务,由专业团队负责招商、运营。”徐国元说。

  广东工业设计城的便利性,让广东翼联合设计策划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少杰“产生了一种依恋的感觉”。“设计企业原来靠业务员挨家企业去拉活儿,人家可能理都不理。而设计城组织我们去和产业集群谈,避免了设计企业单打独斗、敲门找订单的状况。”他说。

  据邵继民介绍,现在设计企业40%左右的订单都是制造企业通过设计城这个平台找上门的。

  此外,让董少杰“依恋”的还有设计城的实验大楼,里面集聚了瑞典NCS色彩机构、德国测试数据采集实验室、3D打印实验机构等,这样设计师不再纸上谈兵,而是有更多的平台、实验器具来检测产品。

  从系统上看,广东工业设计城搭建了六大服务平台,在市场交易、金融贷款、教育培训、知识产权保护、共性技术、品牌推广等方面做足服务工作。“工业园的企业有厂房、有机器,想搬走不是那么容易。而如果工业设计园区做得不好,设计师一夜间一部车就走了。”邵继民说。

   

   

原文时间:2014-01-09

原文地址:http://money.163.com/14/0109/05/9I4F943H00253B0H.html

【关闭窗口】

更多>>红房子沙龙


第二期


第一期


第五期


第四期


第三期


第一期